獵頭信息|獵頭知識
   
  首頁 > 信息交流 > 管理者必讀
 

返回德卡獵頭主頁

  錯用首席執行官的代價


  吸引優秀人才出任首席執行官需要付出多少代價?無以計數。那么如果用錯了人又要付出多少呢?幾乎與前者一樣多。要想知道為何首席執行官“荒唐”的薪酬會讓股東們暴跳如雷,你只要看看加里-福西 (Gary Forsee) 就會恍然大悟了。2003年,福西出任 Sprint 首席執行官,該公司承諾支付的薪酬福利能夠令他成為“多金一族”——無論他是否能夠成功領導這家長途電話公司走出困境。

  Sprint 首先向福西支付了650萬美元現金與股票,僅僅是作為其離開 BellSouth 的離職費(福西曾是 BellSouth 的“二把手”)。此外,在福西遷往堪薩斯城 (Kansas City) 之前,Sprint 還買下了他位于亞特蘭大的房子。上任后,福西每年能獲得150萬至500萬美元的收入。而在擔任 Sprint 掌門人期間,福西真正的“功勞”僅僅是大力推進了令公司損失慘重的 Nextel 并購交易,并眼睜睜看著公司股價從兩年前的25美元一落千丈至7.40美元。

  2007年年底,福西被“無由”解職。但他之前的薪酬談判卻頗為成功。Sprint 向福西支付了4000萬美元,其中包括一直到2009年的150萬美元的薪水、500萬美元紅利、價值2300萬美元的購股權和限售股以及終身84000美元/月的養老金。這些薪酬福利包含在他的合約中,就好像他仍在掌舵公司業務,并已達成了其所有目標一樣。Sprint 還要為福西的“另謀高就”埋單,使他成為密蘇里大學 (University of Missouri) 校長(每年薪酬與紅利共計50萬美元)。

  如今的董事們,借著績效獎勵的理由,就輕松將大筆財富放入那些損害抑或是創造股東價值的首席執行官們的腰包。有時,只要成為首席執行官,而遠非成功的首席執行官,就如同幸運的彩票中獎。

  2007年,首席執行官們的薪酬整體減少了15%,其平均年薪為110萬美元,平均總收入(薪水+福利+獎金)為1280萬美元。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標準普爾500指數 (S&P 500) 上的回報率下滑了近三分之二至5.5%……但正如我們的年度績效/收入調查所揭示的一樣(該調查將六年中股東回報與薪酬進行衡量對比),許多首席執行官僅做出了普普通通的成績就獲得了大筆報酬。例如,萬豪國際 (Marriott International) 首席執行官 J. Willard Marriott 是過去六年中薪酬最“名不副實”的掌門人。2007年,Marriott 的收入增長了22%,高達4400萬美元,而投資者手中的股票價格卻下滑了28%.

  另一位反差明顯的首席執行官——Black & Decker 的 Nolan Archibald——收入增長269%,共計3400萬美元,而其所在公司的股價卻下跌13%.這僅僅是因為當年股市疲軟而出現的統計上的巧合?還是因為我們以首席執行官賣出股票期權的價值計算,而不是以將股票期權送給首席執行官時的價值計算?不,事實并非如此。我們將首席執行官六年內的收入與六年內以及其任職期間的成績做了對比。在綜合計分卡中,Marriott 的成本效率得分(在175位首席執行官中)列倒數18.而 Archibald 位居倒數第31.(福西在 Sprint 任職沒有那么久,無法對其進行排名。)

  在禮來公司 (Eli Lilly),加薪、紅利和長期績效獎勵均主要以每股盈余為依據。換言之,首席執行官每實現一個目標,收入就會增加兩倍。要做到這一點也并非十分困難,因為只需要達到與禮來相當的公司的平均水平。如果低于平均水平,首席執行官也不會放棄紅利——僅僅是數額低于預期而已。禮來前首席執行官(任期到3月)、現任董事長陶瑞爾 (Sidney Taurel) 2007年的收入為950萬美元,禮來的股價上漲3%,略低于標準普爾500指數。一直以來,陶瑞爾似乎也并不是個厲害人物。由于陶瑞爾不再擔任首席執行官,他并不在本年度的績效/收入排名中;去年他在189位首席執行官中排名倒數第9.

  企業管治調研機構 Corporate Library 的 Nell Minow 表示:“這就好像四級足球聯賽,人人都能拿獎。你不能稱之為績效給薪。”

  大型企業已在維持這一現狀方面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在安然 (Enron) 之后,改革風靡一時,首席執行官們抱怨《薩班斯-奧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 Act) 帶來的成本過高。但當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 (SEC) 提議股東代理參與 (proxy access)——意味著有權提名獨立董事候選人,從而可能威脅到這種無節制給薪——時,他們竭盡全力保護自己的利益。他們大力游說白宮 (White House),致使計劃無疾而終。“變乖了的”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于兩年前修訂了薪酬披露規定,以此作為回應。“捉弄”他們無疑是“小菜一碟”。總體而言,首席執行官的薪酬已從1980年普通員工的40倍增長至如今的433倍。哈佛商學院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的 Lucian Bebchuk 和康奈爾大學 (Cornell University) 的 Yaniv Grinstein 于2005年進行的研究表明,現今,美國上市公司中薪酬最高的首席執行官的收入是公司利潤的10%.

  公司董事會非常善于巧立名目獎勵首席執行官,無論他們是否為股東創造了價值。其中一些名目包括:

  去職補償金

  去年,家得寶 (Home Depot) 首席執行官 Robert Nardelli 卸任,雖然成績平平,但卻將2.1億美元收入囊中。薪酬批評家這時再來指責已為時過晚;董事會早在幾年前就鑄下了大錯——將 Nardelli 從通用電氣 (General Electric) 挖了過來。Nardelli 的合約規定,在其離開公司時,無論成績如何,他都將獲得90%的收入以及可觀的退休福利。

  花旗集團 (Citigroup) 對新任首席執行官 Vikram Pandit 的做法也頗為類似。為了將其吸引到公司,這家身陷困境的銀行向 Pandit 支付了2.41億美元,其中包括以1.65億美元買下了 Pandit 在對沖基金公司 Old Lane Partners 的股份(花旗 (Citi) 已經減記了該公司四分之一的價值);簽約贈與股;以績效為依據的購股權(據稱價值4800萬美元);以及25萬美元的薪水。Pandit 或許是一位管理天才。但至今他仍然受到了前任首席執行官所犯錯誤帶來的影響。自其就任以來,公司股價又下跌了25%.

  “精挑細選”的參照公司

  董事會試圖扭轉批評矛頭的一種做法是宣稱所有公司都是如此行事。因此,他們將其首席執行官的收入與其他類似公司中首席執行官的薪酬進行比較。但公司會將自身與“擁有雄心壯志的參照企業”——那些規模更大、更成功、薪酬更高的公司——做比,以此來進行偽裝。

  福特汽車 (Ford Motor) 的“參照”公司包括 IBM 和寶潔 (Procter & Gamble)。這些企業的營收與福特相當,但若以利潤和市值等更能反映股東價值的標準來衡量,虧損的福特則無法與這些公司相抗衡。福特也將通用汽車 (General Motors) 納入了其“參照”公司范圍,但這只是一種惡性循環,因為通用汽車與福特在薪酬方面的許多參照公司都完全一樣——包括奧馳亞 (Altria)、IBM 和寶潔。在福布斯的績效/收入比排名中,通用汽車首席執行官理查德-瓦格納 (Richard Wagoner) 在175位首席執行官中列160位。福特的薪酬高得令人咋舌,然后,董事們制定了很低的績效標準,該公司首席執行官只需滿足這一標準就能獲得可觀的收入。2007年其“利潤”目標是將虧損控制在49億美元(不計特殊項目)。福特實現了這一目標,虧損了39億美元。首席執行官艾倫-穆拉利 (Alan Mulally) 也因此獲得了1200萬美元,其中包括700萬美元紅利。去年福特的股價下跌了10%.穆拉利能夠拯救公司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當他成功做到這一點時),股東們是不會計較這1200萬美元的。

  與薪酬顧問合謀

  董事會聘請薪酬顧問公司為他們提供有關首席執行官薪資問題的意見。但這些薪酬顧問公司的實際價值似乎就是建議企業為首席執行官提供更高薪酬。美國國家金融服務公司 (Countrywide Financial) 于2006年聘請的一家顧問公司竟然大膽地提出該公司首席執行官 Angelo Mozilo 所得的1.03億美元的薪酬過高。Mozilo 還擊說,這是一起串謀行為,董事會在其中“遭受了來自左翼反商業媒體和眼紅的工會領導人的巨大壓力”。于是,Mozilo 聘請了韜睿咨詢公司 (Towers Perrin) 的 John England,此人認為 Mozilo 理應獲得高薪。Mozilo 的董事會作出了讓步,僅為讓他繼續留在公司就向他支付了1000萬美元的獎金。Mozilo 和與其共事的董事很快就開始出售股票,即使該公司已經為回購股票而背負了15億美元的債務。去年,該公司的市值下降了197億美元。

  改變規則

  當首席執行官的表現不足以獲得獎金時,董事會有時就會改變規則。房屋建筑商 Toll Brothers 的投資者已損失慘重,因為自2007年初以來該公司的股價已經下跌了28%.過去五年來的薪酬總額高達1.52億美元的首席執行官 Robert Toll 去年沒有獲得任何獎金,其去年的薪酬也下跌到了900萬美元。

  他的董事會認為 Toll 工作一整年卻沒有獎金對他來說懲罰過于嚴重。因此,董事會于今年春天增加了一條具體化業績部分的規定,而不是將個人業績只跟公司財務業績掛鉤,這樣 Toll 就能夠獲得獎金,即使股東們會因此遭受損失。

  備受困擾的抵押銀行華盛頓互助銀行 (Washington Mutual) 首席執行官 Kerry Killinger 2007年沒有獲得任何獎金,原因是該公司在2007年遭受了巨大損失并且其股價也大幅下跌了70%.這使得他的薪酬也削減到僅490萬美元。他的董事會于3月份決定通過從經營利潤中去除來自 WaMu 次級貸款的經濟損失來計算他的獎金。在股東們強行讓前金融委員會負責人 Mary Pugh 辭職后,董事們于4月份作出了讓步。

  無效的福利回補條款

  當一家企業遭遇業績下滑的時候,股東們從股價下跌中就能感受痛苦。但是對此應負首要責任的首席執行官們幾乎從來沒被董事會要求退還獎金,即使他們獲得這筆收入的方式值得懷疑。一個有關企業管理的網站的負責人 Broc Romanek 表示:“要求首席執行官在公司業績不佳時返還績效獎的許多雇傭合同條款并不明確,而且這些合同也并沒有要求首席執行官在出現減記時返還其所得獎金。”

  美林 (Merrill Lynch) 前任首席執行官斯坦利-奧尼爾 (Stanley O"Neal) 的事例表明沒有福利回補會鼓勵首席執行官鋌而走險。奧尼爾于2002年擔任美林首席執行官之后,他大大增加了該公司所面臨的風險,使該公司的業務深層次地進入特殊抵押貸款市場。

  奧尼爾在截至2006年的五年的薪酬為8700萬美元,那幾年他的戰略似乎發揮了作用。但自那以后,美林在抵押貸款減記方面的損失達到了305億美元。聘用合同不包括當作為獎金基準的盈利實際上已不存在時從薪資中扣除的福利回補。此外,美林的董事允許奧尼爾自動辭職,而不是辭退他,這迫使投資者不得不再向他支付1.36億美元的遞延薪酬和認股權補償。

  額外補貼

  于一年前生效的美國證券交易所 (SEC) 額外補貼規定收緊了有關公布首席執行官所得額外補貼的政策,但它卻漏洞百出。例如,如果每年所得的額外補貼價值不到1萬美元,那么就不需要將其一一列出來。

  甚至更多值錢的免費贈品經常沒有被報道,尤其是當首席執行官在娛樂場合談工作時。紐約大學 (New York University) 金融系教授 David Yermack 表示:“如果一名首席執行官在搭乘公司飛機去打高爾夫時撥打了商務電話,那么他會說這次旅行純屬工作需要,應計入商業開支。”

  有些額外補貼由于數額太大而難以掩蓋。美國銀行 (Bank of America) 首席執行官肯-列維斯 (Kenneth Lewis) 去年在企業飛機的維修保養費、報稅和家用保安方面分別獲得了127643美元、16740美元和16333美元的額外補貼。同時他還獲贈了一套公寓,但該行不會透露該公寓的價值。它也沒必要這么做。該行可以聲稱它為此沒有增加任何成本,因為它在列維斯加盟之前就擁有這套公寓。

  企業出售帶來的獎金

  出售企業不能構成為首席執行官提供巨額獎金的正當理由。然而,37%的企業設有管理權變更規定。根據這些規定,出售企業就會毫無條件地為企業首席執行官帶來巨額獎金。

  在藥品分銷商 Caremark 于去年與 CVS 合并之后,首席執行官 E. Mac Crawford 依然在合并后的公司擔任董事長一職。不過這并不妨礙他獲得除來自認股權和其他福利的3000萬美元之外的2640萬美元的現金遣散費。這次出售也是為了在法律允許的最大范圍內保護 Crawford 和其他 Caremark 負責人,使他們免因之前倒簽認股權補貼而受指控。

  總補貼稅

  這一規定涉及股東需為首席執行官支付稅款,因此對股東非常不利。通過向獲得的經濟保障是其平均年薪3倍多的下任官員征收消費稅,該規定從1984年美國國會的一項要求發展為對過多經濟保障予以處罰。

  RiskMetrics 表示,法律不僅沒有阻止那些為下任官員在經濟上提供保障安排的行為,反而將其合法化,并且讓其恰好低于開征消費稅的水平。如果為下任官員提供的經濟保障超過了該水平,那么包括雪佛龍 (Chevron) 和迪爾公司 (Deere & Co.) 在內的許多企業都需要提供消費稅補貼,并為他們的首席執行官支付這些稅款。韜睿咨詢公司稱,總共有77%的企業設有這樣的規定,遠遠高于1987年的10%.在紐約證交所 (New York Stock Exchange) 上市的前50大企業中,有36家為他們的首席執行官支付所有與經濟保障相關的消費稅。美國鋁業公司 (Alcoa) 去年預估,一旦出現收購,該公司的首席財務官的消費稅補貼的現有價值將達270萬美元。前任首席財務官 Joseph Muscari 一年前退休時被贈予了一塊手表,該公司為該手表還支付了1102美元的稅款。

  高薪解聘

  向一名即將離任的已經十分富有的首席執行官再支付數千萬美元的離職費對股東來說有何益處?

  埃克森美孚 (ExxonMobil) 于2006年1月就曾這樣做過,那時李-雷蒙德 (Lee Raymond) 從該公司退休并且解除了與該公司之間的所有勞動合同關系,但他卻獲得了9840萬美元的一次性退休金,是他工資和獎金的數倍。

  至少李-雷蒙德在離職時擁有不錯的口碑。相比之下,花旗銀行的 Charles Prince 就沒那么幸運。在他擔任花旗領導人期間,花旗無可救藥地陷入抵押貸款危機,并背負了巨額債務。迄今為止,花旗共損失了410億美元,因而被迫從海外籌集資金,從而稀釋了現有股東的利益。即使如此,花旗的董事會還是決定股東應該向 Prince 支付除2800萬美元的既定認股權和150萬美元的年度退休金之外的1040萬美元獎金,而之前他們并沒有義務支付這筆獎金。

  花旗在一份書面聲明中表示,基于他多年來的服務以及同意以后不會與本公司競爭或從本公司招人,支付給 Prince 的薪酬既合理又公平。

  合理和公平?或者更準確地說,“就像在薪資游戲中經常出現的一樣,它完全是一種商業行為。”

 

 
 

面對三種辭職者的最佳說辭

使用人才六大怪招

管理實務:讓沖突增加績效

管理實務:下命令前尤要注意的兩個問題

如何開發新員工的工作能力

領導者如何貫徹紀律

 
面對三種辭職者的最佳說辭
使用人才六大怪招
管理實務:讓沖突增加績效
管理實務:下命令前尤要注意的兩個問題
如何開發新員工的工作能力?
領導者如何貫徹紀律?
優秀主管必讀:傳授實戰技巧 成功培養下屬員工
領導者是怎樣煉成的?
如何調動員工工作動力?
管理者要抓住員工的六條辮子
經理人的綜合能力
人才的識別與管理
領導者:如何讓員工有競爭力
 
 
Tel: +86-21-63514362, 63514363
獵頭公司--德卡咨詢獵頭公司
 
苹果波经901